关于浙江省培育独角兽企业的思考及建议

  • 长城战略咨询
  • 2023-09-05

摘要

随着新经济蓬勃发展,以独角兽为代表的高成长企业正成为区域培育新动能、引领高质量发展的主力军。2022年发布的《高成长企业分类导引》国家推荐性标准(GB/T 41464-2022)首次对独角兽企业进行了界定(具体标准见附件)。今年4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强在北京调研独角兽企业时强调,“独角兽企业具有高成长性,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经济转型升级的方向,希望广大企业打造更多‘独门绝技’‘硬核科技’”。根据长城战略咨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2023》显示,2022年,浙江省独角兽企业数33家,位居全国第5位。现将浙江省培育独角兽企业的思考及建议整理如下:

2022年,浙江省独角兽企业数量达到33家,约占全国独角兽数量的十分之一,同比增长13.8%,全国位列第五位(含直辖市)。独角兽企业总估值达到726.9亿美元,平均估值约22亿美元。其中,极氪股份为超级独角兽,估值为130亿美元。

表1  2016-2022年浙江省独角兽企业数量

一、浙江省独角兽企业呈现以先进制造业为主、区域高度集聚、大企业孵化三大特征

(一)浙江省独角兽企业主要集中于以数字经济为特色的先进制造业领域。

2022年,浙江省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在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网红爆品、清洁能源、金融科技、创新药、人工智能、VR/AR、创新医疗器械、物联网平台等18个新赛道,其中,先进制造业领域独角兽企业数量为17家,当年新晋9家,数量占全省总数的51.5%,估值约占全省总估值的60%。随着以数字技术赋能产业转型升级的推进,先进制造业领域的独角兽企业不断涌现,2017-2022年浙江省独角兽企业数量年均增长53.4%。

表2  2022年浙江省独角兽企业赛道分布情况

表3  2016-2022年浙江省先进制造业领域独角兽培育情况

(二)浙江省独角兽企业超七成集聚在杭州市,是全国独角兽企业第四城

我省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在杭州(24家)、嘉兴(4家)、宁波(2家)、台州(1家)、湖州(1家)、金华(1家)6个城市。其中,2022年杭州新晋独角兽6家,共24家,占全省72.7%,约占全国总数的6.8%,全国排名第四。杭州独角兽企业主要分布于集成电路、网红爆品、金融科技、智慧出行、人工智能、数字文娱、VR/AR、大数据、物联网平台等17个赛道。其中,杭州数字经济领域独角兽企业20家,占全市的83.3%,与其实施数字经济创新提质“一号发展工程”的匹配度较高。

表4  杭州独角兽企业赛道分布及估值情况

(三)阿里巴巴、吉利等龙头企业成为浙江省独角兽孕育的摇篮

长城战略咨询长期跟踪研究,投资孵化独角兽成为新经济龙头企业构建生态圈的重要途径,我国46.2%的独角兽企业是通过龙头企业进行投资孵化。如2017年以来,阿里巴巴通过自孵化独角兽、战略投资独角兽等方式来助推浙江不断孕育出新独角兽,先后孵化培育出蚂蚁金服、阿里云、菜鸟网络、口碑、阿里音乐、淘票票、钉钉、阿里体育等多家独角兽。同样,极氪股份、曹操出行、远程汽车也是在吉利控股的战略投资及协同创新背景下实现快速爆发。

二、浙江省独角兽企业培育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独角兽体系化培育机制尚未形成,省、市两级尚未出台专项培育政策

独角兽企业本质仍为创业期企业,需要政府通过建立完善的全链条培育机制予以挖掘、培育,北京、上海、广东等省份作为国内独角兽集聚的地区,自2016年起相继开展独角兽专项培育工作,逐渐加码独角兽等新物种培育。例如,北京出台《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独角兽企业服务行动工作方案》专项政策,成立独角兽服务联盟;广东积极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发布《粤港澳大湾区独角兽企业发展研究报告》,提高独角兽企业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根据目前统计梳理,我省省级层面、市级层面尚未出台关于独角兽企业培育的政策文件。2016年以来,全省各地区仅有杭州(4个)、宁波(2个)、金华(1个)、嘉兴(1个)等四个城市的相关区(县、市)发布关于独角兽企业培育的政策文件,其它地区对独角兽企业发展以及准独角兽、独角兽种子企业的培育工作仍处于摸索阶段,全省系统化、体系化独角兽培育机制尚未形成。

表5  浙江省独角兽企业相关政策文件发布情况

(二)除杭州滨江高新区外,我省其它高新区主阵地作用尚未充分发挥

根据长城战略咨询对独角兽在国家高新区的布局分析,2022年全国大约有214家独角兽企业分布在国家级高新区内,占全国独角兽数量超六成,因此国家高新区已成为独角兽企业的主要“孕育”地区。2022年,全省分布在高新区的独角兽企业共有12家,占全省比重约为36.4%,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时,根据科技部火炬中心发布的《2022年国家高新区综合评价结果》显示,浙江省在国家高新区综合排名前50的仅有杭州滨江(第5名)和宁波(第14名)两个高新区,且作为全国高新区排名第14名的宁波高新区尚未孕育出独角兽企业。由此看来,浙江省国家高新区(除杭州外)尚未充分发挥独角兽企业培育的主阵地作用,这或与我省国家高新区发展水平不够高有关。

表6  2022年浙江省国家高新区内独角兽企业分布情况

(三)精准性、包容性政策不够丰富,独角兽企业生态圈尚未建立

近年来,深圳、南京、成都等国内独角兽集聚的地区,高度重视新物种生态环境的营造,依托本地优势资源和产业基础,积极加快场景建设赋能,因地制宜支持独角兽企业发展。例如,深圳出台《深圳市培育独角兽企业行动方案》,引导银行加大对准独角兽和潜在独角兽企业的信贷支持,设立深圳市独角兽企业培育发展子基金;南京连续五年发布独角兽、瞪羚企业发展白皮书,建立市区联动的培育体系,成立南京独角兽、瞪羚企业俱乐部,实现独角兽企业数量翻番;成都持续打造新经济品牌及平台,设立全国首家新经济促进机构—新经济发展委员会,发布《关于支持新经济企业入驻独角兽岛的若干政策》等独角兽专项政策,为新经济头部企业搭建绿色服务通道。但是,我省在独角兽培育过程中存在市场准入难、资本对接不畅、政策支持不精准等各类问题。例如,在国家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出台的背景下,网络支付、网络贷款等拍照发放和网络借贷备案均已暂停,严重制约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平台型企业打造业务闭环。由此来看,我省亟需加快健全独角兽企业上市培育机制,营造开放灵活的多层次金融支撑环境,以及探索新经济制度与治理模式创新等方面工作。

三、对浙江省进一步加强独角兽企业培育工作的建议

建议全省将独角兽培育发展作为实施数字经济创新提质“一号发展工程”和“地瓜经济”提能升级“一号开放工程”的重要抓手,加快独角兽发展的顶层设计和整体谋划,谋划成立“浙江省新物种培育中心”,加强“独角兽、准独角兽、种子独角兽”企业群体梯队培育,深化建立开放灵活的多层次金融支撑体系,探索新经济制度与治理模式创新,全面构建独角兽企业“生态服务圈”。

一是系统谋划全省独角兽企业培育工作顶层设计。建议聚焦数字经济、“415X”先进制造业集群等核心重点领域,研究制定针对独角兽企业发展的专项意见,建立独角兽企业分类分层培育扶持体系。

二是建议省级层面谋划成立“浙江省新物种培育中心”。搭建独角兽企业与投资机构、政府、服务机构间的交流平台,定期召开“浙江省新物种企业培育大会”,组织全国优秀独角兽开展“浙里行”主题对接活动,构建独角兽企业生态服务圈。

三是鼓励各地高新区开展独角兽企业培育工作。鼓励各地高新区与第三方专业机构合作,开展以独角兽为核心的新物种企业培育,推动各地启动“哪吒、瞪羚、潜在独角兽、种子独角兽、独角兽”全链条新经济企业培育认定工作,建立包含“企业遴选-调研走访-政策分析及研究报告编制-年度榜单及政策发布”的培育工作机制。

四是深化建立开放灵活的多层次金融支撑体系,深层次提升发展天使投资、创业投资。优先将符合条件的独角兽企业优先列入重点拟上市企业名单并纳入“凤凰行动”计划,着力解决独角兽企业初创期融资、专业领域产业基金筹资难等问题,加强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及子基金与红杉、经纬、IDG、启明创投等国内外独角兽“投手”的战略合作,推动各类金融机构开展创新业务试点,针对独角兽企业需求设计并提供个性化金融创新产品。

五是探索新经济制度与治理模式创新。加大新经济制度创新供给,在全省层面研究出台“新经济二十条”支持政策,率先建立完善符合新经济跨界融合特征的、以人为本、包容创新、混业监管的全新审慎监管制度,在政策监管上为独角兽企业设置“试错空间”。


附件《高成长企业分类导引》(GB/T 41464-2022)

长城战略咨询和中国标准化研究院等机构联合起草的国家标准,《高成长企业分类导引》(GB/T 41464-2022)于2022年4月15日发布,11月1日正式实施。

独角兽企业应满足以下条件:

a)成立年限不超过10年;

b)获得过专业投资机构的私募投资,且尚未上市;

c) 最近一轮融资的投后估值超过(含)10亿美元(根据需要,可按融资完成当年平均汇率换算成人民币或其他国家货币单位),且累计融资额超过(含)5000万美元。